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詩人簡介

 

 

 

   劉希夷 一名庭芝,汝州人。少有文華,落魄不拘常格,後爲人所害。希夷善爲從軍閨情詩,詞藻婉麗,然意旨悲苦,未爲人重。後孫昱撰《正聲集》,以希夷詩爲集中之最,由是大爲時所稱賞。代表作有《從軍行》、《采桑》、《春日行歌》、《春女行》、《搗衣篇》、《代悲白頭翁》、《洛川懷古》等。其中《代悲白頭翁》一詩寫花開花落,時光擲人;昔日紅顔美少年,今成半死白頭翁,由此發出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以及宛轉娥眉能幾時,須臾鶴發亂如絲之感慨。其用詞與意境與《紅樓夢》中甄士隱對跛足道人的《好了歌》的解注之詞陋室空堂,當年笏滿床,衰草枯楊,曾爲歌舞場。。。以及黛玉的《葬花詞》明媚鮮妍能幾時,一朝飄泊難尋覓試看春殘花漸落,便是紅顔老死時的用詞與意境何其相似,然其辭氣不弱於後者,年代上則早之幾百年,由此足見希夷洞察世事之深,文學造詣之高。所謂曲高和寡,尺澤之鯢難量江海之大,希夷之初不爲人重亦難怪也。集十卷,今編詩一卷(全唐詩上卷第八十二)


   
虞世南 字伯施,余姚人。沈靜寡欲,精思讀書,至累旬不盥櫛。文章婉縟,見稱于仆射徐陵,由是有名。在隋,官秘書郎,十年不徙。入唐,爲秦府記室參軍,遷太子中舍人。太宗踐祚,曆弘文館學士、秘書監。卒諡文懿。太宗稱其德行、忠直、博學、文詞、書翰爲五絕。手詔魏王泰曰:世南當代名臣,人倫准的,今其雲亡,石渠、東觀中無複人矣。其書法剛柔並重,骨力遒勁,與歐陽詢、楮遂良、薛稷並稱唐初四大家。其詩風與書風相似,清麗中透著剛健。因是近臣,故侍宴應詔的作品較多。代表作有《出塞》、《結客少年場行》、《怨歌行》、《賦得臨池竹應制》、《蟬》、《奉和詠風應魏王教》等。其中後三首詠物詩(即《賦得臨池竹應制》、《蟬》、《奉和詠風應魏王教》)分別寫竹、蟬和風,緊緊抓住物件特點,刻畫得相當傳神,例如《蟬》詩寫蟬飲清露,棲(梧桐)高處,聲因高而遠,而非是依靠秋風,寓意君子應象蟬一樣居高而聲遠,從而不必憑藉、受制於它物,世南描摹狀物、托物言志之功夫可見一斑矣。集三十卷,今編詩一卷(全唐詩上卷第三十六)。


   
張謂 字正言,河南人。天寶二年登進士第,乾元中爲尚書郎,大曆間官至禮部侍郎,三典貢舉。其詩詩風清正,多飲宴送別之作。代表作有《早梅》、《邵陵作》、《送裴侍禦歸上都》等,其中以《早梅》爲最著名,《唐詩三百首》各選本多有輯錄。不知近水花先發,疑是經冬雪未消,疑白梅作雪,寫得很有新意,趣味盎然。詩一卷(全唐詩上卷第一百九十七)。


   
徐氏 系前蜀太后也。成都徐耕,生二女,皆有國色,能爲詩,蜀王建納之。姊爲賢妃,娣爲淑妃。王衍即位,冊賢妃爲順聖太后,淑妃爲翊聖太妃。咸康元年,衍奉太后太妃同禱青城山,凡遊歷之處,各賦詩刻于石。其詩不僅能點出所遊歷勝景的妙處,還跳出所詠實物的囿限,浮思聯翩,虛實相生,令人不禁悠然神往,誠才女之作也。十六首詩中《題金華宮》、《玄都觀》(一)、《三學山夜看聖燈》(一)等皆是佳作,尤以《三學山夜看聖燈》(一)爲最善。磬敲金地響,僧唱梵天聲。若說無心法,此光如有情將觀聖燈之景有聲有色地呈現於人前,寫得十分高妙離俗。有詩一卷(全唐詩上卷第九)。


   
于良史 徐州張建封從事。其五言詩詞語清麗超逸,講究對仗,十分工整。詩多寫景,同時寄寓思鄉和隱逸之情。詩七首,都是佳作,尤以 《春山夜月》、《宿藍田山口奉寄沈員外》兩首爲最善。《春山夜月》中掬水月在手,弄花香滿衣是很有名的佳句。


   
崔護 字殷功,博陵人。貞元十二年登第。終嶺南節度使。其詩詩風精練婉麗,語極清新。詩六首,皆是佳作,尤以《題都城南莊》流傳最廣,膾炙人口,有目共賞。該詩以人面桃花,物是人非這樣一個看似簡單的人生經歷道出了千萬人都似曾有過的共同生活體驗,爲詩人贏得了不朽的詩名。《五月水邊柳》一詩寫柳,運用了比喻、擬人等多種修辭手法,從各個角度描摹垂柳的萬千風情,寫得盡態極妍,惟妙惟肖。各詩作中的似醉煙景凝,如愁月露泫。 絲長魚誤恐,枝弱禽驚踐物象纖無隱,禽情只自迷湖光迷翡翠,草色醉蜻蜓。 鳥弄桐花日,魚翻穀雨萍等都是極難得的對句,充分顯示了殷功爐火純青、完美無缺的藝術造詣。


   
於鵠 大曆、貞元間詩人也。隱居漢陽,嘗爲諸府從事。其詩語言樸實生動,清新可人;題材方面多描寫隱逸生活,宣揚禪心道風的作品。代表作有《巴女謠》、《江南曲》、《題鄰居》、《塞上曲》、《悼孩子》、《長安遊》、《惜花 》、《南谿書齋》、《題美人》等,其中以《巴女謠》和《江南曲》兩首詩流傳最廣。《巴女謠》寫一巴女唱著竹枝歌,在藕絲菱葉的江邊牧牛,日暮還家不愁會弄錯,爲什麽呢?因爲記得(自家門口有)芭蕉出槿籬。全詩寫得十分活潑生動,巴女的可愛形象被刻畫得栩栩如生,人見人愛,從而使該作品成爲膾炙人口的佳作。詩一卷(全唐詩中卷第三百一十)。


   
徵明 天水人。工書,竇臮《述書賦》稱之。詩三首,皆是十分值得重視的佳作。《回軍跛者》寫一個回鄉的跛腳老軍,拄著一枝假枯木,步履維艱,去時日一百,來時月一程(當年去邊城時能日行百里,現在退役還鄉整整一個月才行短短一程),時刻擔心自己會倒在路旁,掩棄狐兔塋所願死鄉里,到日不願生(唯一的心願是能趕回家鄉,立刻死掉),此情此景真令人痛斷肝腸,其藝術感染力與三國時王粲著名的《七哀詩》相仿佛。後兩首分別寫死別、生離,亦皆寫得悲氣彌天,讀之淚泫,足見徵明鋪陳渲染之功夫。


   
楊師道 字景猷,華陰人,隋宗室也,清警有才思。入唐,尚桂陽公主,封安德郡公。貞觀中,拜侍中,參豫朝政,遷中書令,罷爲吏部尚書。師道善草隸,工詩,每與有名士燕集,歌詠自適。帝每見其詩,必吟諷嗟賞。後賜宴,帝曰:聞公每酣賞,捉筆賦詩,如宿構者,試爲朕爲之。師道再拜,少選輒成,無所竄定,一座嗟伏。卒諡曰懿。其詩題材豐富,詠物應詔詩相對較多;風格如溪流清音,澄澈明麗。代表作有《隴頭水》、《侍宴賦得起坐彈鳴琴二首》、《初宵看婚》、《春朝閑步》、《還山宅》等。其中《侍宴賦得起坐彈鳴琴二首》(二)借用俞伯牙鍾子期高山流水的故事,指出罕有知音者,空勞流水聲,寫得很是令人感傷。另外詩《春朝閑步》中的霧中分曉日,花里弄春禽。野徑香睆﹛A山階筍屢侵,《還山宅》堛芳草無行徑,空山正落花等都是難得的佳句。集十卷,今編詩一卷(全唐詩上卷第三十四)。


   
袁郊 字之儀,朗山人,滋之子也。咸通時,爲祠部郎中。昭宗朝,爲翰林學士。詩四首,皆爲詠物詩,但其寫法與同樣以寫詠物詩著稱的羅隱有所不同,後者多直接從所詠物本身出發,結合一些有關的俗諺常理,反用其義,以達到引人深思的效果;而之儀的詩多結合神話歷史故事,挖掘新意,給人以悠遠奇幻的感覺,如《月》、《霜》、《雲》皆是如此。《月》一詩聯想嫦娥偷長生靈藥、奔入蟾宮(即月宮)的神話故事,使(她的丈夫)後羿遍尋無覓處,誰曾想到她會躲在天上月堜O?誰知天上卻容奸,神仙居住的天界居然藏著個小偷.寫得十分生動,意趣盎然。


   
崔涯 吳楚間人,與張祜齊名。其詩風清麗雅秀,語言超逸。詩八首,其中《別妻》、《詠春風 》、《雜嘲二首》(其一)等皆是佳作,又尤以《別妻》爲最善。該詩寫夫妻之別,接連用了兩個比喻:一是仿佛隴上泉流隴下分,令人斷腸嗚咽就象那分流的隴泉一樣;二是想到妻子如嫦娥入月,難於再見,只留下千秋空白雲,真是痛傷人心。全詩構思設喻十分巧妙,結構上渾然一體,一氣呵成,有極強的藝術感染力,誠佳作也!《詠春風》寫春風的高情逸韻,雖動地經天卻不傷物,寫法亦十分超逸離俗,值得借鑒。


   
聶夷中,字坦之,河東人。鹹通十二年登第,官華陰尉。其詩語言樸實,辭淺意哀。不少詩作對封建統治階級對人民的殘酷剝削進行了深刻揭露,對廣大田家農戶的疾苦則寄予極爲深切的同情。代表作有《詠田家》、《田家二首》、《短歌》、《早發鄴北經古城》、《雜怨》等,其中以《詠田家》和《田家二首》(其一)流傳最廣(《田家二首》(其二)後人多認定爲李紳的作品,故不提)。《詠田家》寫農家不停地勞作種收,但只不過是以剜卻心頭肉的代價來醫得眼前瘡,雖勤勉不息,但終究是爲他人(官家)作嫁衣裳,自己仍過著朝慮夕食的生活。所以詩人大聲疾呼:我願君王心,化作光明燭。不照綺羅筵,只照逃亡屋,讀來真令人不禁心弦叩響,産生發自靈府深處的極強共鳴。詩一卷。


   
張若虛,揚州人。曾任兗州兵曹。中宗神龍(705~707)年間,與賀知章、賀朝、萬齊融、邢巨、包融等俱以文詞俊秀馳名於京都,其與賀知章、張旭、包融並稱爲"吳中四士"。玄宗開元時尚在世。詩二首,其中《春江花月夜》是一篇膾炙人口的名作,它沿用陳隋樂府舊題來抒寫真摯感人的離別情緒和富有哲理意味的人生感慨,語言清新優美,韻律婉轉悠揚,完全洗去了宮體詩的濃脂豔粉,給人以澄澈空明、清麗自然的感覺,後人評價稱"張若虛《春江花月夜》用《西洲》格調,孤篇橫絕,竟爲大家。李賀、商隱,挹其鮮潤;宋詞、元詩,盡其支流",足見其非同凡響的崇高地位和悠悠不盡之深遠影響。該詩中的"春江潮水連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江天一色無纖塵,皎皎空中孤月輪""此時相望不相聞,願逐月華流照君""不知乘月幾人歸,落月搖情滿江樹"等皆是描摹細膩、情景交融的極佳之句。


   
劉叉,元和時人。少任俠,因酒殺人,亡命,會赦出,更折節讀書,能爲歌詩。聞韓愈接天下士,步歸之,作《冰柱》、《雪車》二詩。後以爭語不能下賓客,因持愈金數斤去,曰:此諛墓中人得耳,不若與劉君爲壽。遂行,歸齊魯,不知所終。其詩詩風峻怪,才氣縱橫,辭多悲慨不平之聲,如刀劍相擊,鏗鏘作響。代表作有《偶書》、《代牛言》、《冰柱》、《雪車》、《勿執古寄韓潮州》、《姚秀才愛予小劍因贈》、《塞上逢盧仝》等。其中以《冰柱》、《雪車》和《偶書》三首爲最善。《冰柱》寫冬天雪化所凝成的簷間冰柱,鏗鏜冰有韻, 的皪(音li立)玉無瑕,通篇奇思聯綿、有聲有色、虛實相生、意象萬千,其才氣幾與李白的名作《蜀道難》不相伯仲,令人擊節稱賞、歎爲觀止。《雪車》寫闤闠(音huanhui環卉,街道之意)餓民凍欲死人家千里無煙火的時代堛漱@個冬天,官家仍然盡驅牛車盈道載屑玉(即指雪)秘藏深宮以禦炎酷,詩人見此情此景不禁感歎豈信車轍血,點點儘是農夫哭,其悲氣沖天的藝術感染力幾與杜甫的《兵車行》相仿佛。由此可見劉叉之傑出才華,所謂高人多怪異,劉叉客於韓愈,自持其金數斤且留諷語,揚長而去,亦難怪也。!詩一卷(全唐詩中卷第三百九十五)。


   
張仲素,字繪之,河間人。憲宗時爲翰林學士,後終中書舍人。其詩語言上十分清婉爽潔,悠遠飄逸,少有庸作;題材上以寫征人思婦的居多,也有描寫宮樂春旅的作品。代表作有《春閨思》、《秋夜曲》、《玉繩低建章》、《 宮中樂五首》、《隴上行》、《秋思贈遠》、《塞下曲五首》、《秋思二首》、《燕子樓詩三首》、《上元日聽太清宮步虛》等,其中以《春閨思》和《秋夜曲》爲最著名。這兩首詩都寫思婦對戍邊丈夫(征人)的綿綿情思:前者是在春天,此時城柳嫋嫋,陌桑青青,主人公正在采桑,但因爲心有所思,惦念著遠方的親人(昨夜夢漁陽),以至提籠忘采葉(居然忘記了采桑葉);後者是在秋夜,此刻漏水丁丁,輕雲漫漫,在微露的月光中思念丈夫,只覺得這夜何其漫長,秋夜媦褅礙甄峔鄐S整夜叫個不停,主人公想到將要秋去冬來,於是向老天祈願:征衣未寄莫飛霜,因爲怕丈夫受凍。兩首詩都寫得極其傳神逼真,感動人心。詩一卷(全唐詩中卷第三百六十七)。

1  2  3  4  5  6